關於部落格
  • 254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文] 寧靜的夜祭





   如果沒有當地人的指引,我想再怎麼樣都不可能知道仲夏的某個夜裡,在這小鄉村漫無邊
 際的檳榔林深處,會有間宮廟,每年聚集同樣的村人,進行一場漫長、反覆且安靜的夜祭。


  



   這場祭典之所以會特別到讓當地老者臨時向我們提起邀請,在於每年儀式還是依循古法
 「
九獻禮」進行。據當地人的說法,這是全台唯一還在使用九獻禮進行祭典的地方。

   據說在台灣原本普遍使用九獻禮進行儀式,但因儀式過程實在太過繁瑣(基本過程與三獻禮相
 同,但要重複「三獻禮」三次),所以各地逐漸改為三獻禮或假九獻。

   依照以往參觀宗廟一般三獻禮祭儀的經驗,不斷反覆地頌念經文、獻祭、三跪九叩,就已經讓人
 感到冗長,而在東勢村的九獻禮據說從晚上 10 點一直進行到凌晨 1-2 點,前往時還真的先猶豫了一
 下。



  










  











  











  











   Keyboard兼二胡手

  

   還是有其他不同的地方。

   與其他宮廟慶典進行相較,整場祭典過程大多是沉默的。樂手只有在像是在聽到某種提示才會
 突然甦醒一般地敲打一陣,短暫響聲過後四週又再度恢復寧靜,然後再緩緩地、沉沉地從某處傳來吟
 誦經文的細音。











  











  











 










  










  











  











  










  



   繁瑣的九獻禮之所以會在東勢村被如此保存下來,從談話中或多或少感到是由於村人意識到
 「這是最後還在進行九獻禮的地方」的這種情況下,被當作當地特有的文化而堅持下來。而九獻禮
 也因此從宗教儀式形式上的意義,衍生轉化為連結在地群體認同的某種文化標誌。

   不清楚祭典中的村人是怎麼看待我這個今年突然出現、不知目的、手拿相機東張西望的外地
 人,但從儀式進行中,原本站在角落深怕打擾,卻被老者用生硬、分不清是客家話還是國語的語言
 和肢體動作招到儀式中心看來(我只聽得懂他一句:站中間拍比較清楚),他們或許還是對有人在
 意這祭典感到開心。


   儀式中,除了老人和孩童,幾乎沒有看到其他年輕人。

   或許,未來不會再有孩童參加,或許,參加祭典的老人會越來越少。最後,九獻禮就跟其他
 不再有人堅持的傳統一般無聲地消失在漫無邊際的檳榔林深處。

   這感覺說不上浪漫,但還頗淒美。

   








  



 

    2008 仲夏,寧靜的夜祭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