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54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看牙醫系列之拖戲的結局


  下午躺在診療椅上的時候,
  蘇醫師做了一個驚人的動作。

  他把整根食指大剌剌的放到我嘴裡,
  這不打緊,
  還稍微用點力,
  把食指的根部壓在我的下排牙齒上面,
  更要命的,
  他還在我的下排牙齒上不斷來回的左右滑動。

  這對一個很想咬一次牙醫手指、
  每次看牙醫都數著有幾次機會能咬一口、
  回家還會在Blog上紀錄犯罪衝動的牙科病患來說,

  挑釁,醫生在挑釁。

  這次是最後一次了吧?記得上次說看完這次就結束了吧?
  也就是說我以後不用再給蘇醫師看診囉?
  也就是說..........

  牙醫的食指根部還壓在我的下排牙齒上,
  透過薄薄的橡皮手套,我能感覺到指頭上的皮肉微微陷進牙齒的感覺,
  溫溫地、軟軟地,似乎還很有彈性.....

  說正確一點,是嚼勁。

  滑過來,滑過去。

  犬齒是用來撕裂,門牙才是切斷吧?這是我最後一次躺在這個診療椅了吧?

  我彷彿看到蘇醫生把自己手腳反綁,躺在鐵軌上聲嘶力竭的大喊:
  「輾我啊!把我輾爆啊!!!」
  他選擇躺的鐵軌還不是台鐵,是高鐵。

  高鐵南下的列車已經出現在視線,
  鳴起的汽笛是大腦理智斷掉的聲音。

  「記得下個月要複診呦!」護士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一滴汗水沿著額頭劃過我的眉角,時間在滴落的那刻凍結。


  *****
 

  當天晚上我作了一個惡夢。

  門口長的像胖普烏的護士,
  竟然就是醫生的老婆。

  不到片刻就結束的夢。
  醒來後,究竟為什麼會覺得是惡夢,
  要也是蘇醫師的惡夢吧?

  我百思不得其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