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54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執筆未遂



  抱歉,這次只有一張照片。



  雖說有我將影像集結成系列再發表的習慣,
  但其實在整理系列作乃至配置上適當文字呈現之間,總是花去太多時間,
  如果這篇也要以系列作的形式呈現,
  大概不再等個一兩周或月餘,也很難孵出來。


  但我現在就是想寫。


  一篇八月的遊記,
  照片都上傳好了(相簿還沒開放),
  竟然斷斷續續寫超過兩周還沒寫完。

  雖說也不是很認真寫就是了,
  每次寫個一兩行,然後翻翻資料確定沒有記錯(因為拖太久才整理,記憶有些模糊),
  然後又開始停停頓頓東摸西摸,
  或者乾脆丟下鍵盤跑去看書了。

  不只好多篇攝影作品這樣:
  一拖就拖了好幾年還沒發表(即便已經停止拍攝,照片也都整理好了),
  還有很多等著文字化的概念和想法也是這樣,
  開始動手執筆的或者尚未開始的,
  即便連收尾或結局都早已在腦內完成。

  甚至也有幾篇短篇小說這樣。

  真的很莫名其妙的那種小說,從國小作文課開始就愛寫的那種。
  高三那年每班規定最少都要交一篇小說參加校內比賽,
  也是在班上沒投票的情況下直接就鼓掌通過的鳥事。

  其實高二那年班上也是投票通過我負責消化那規定最少一篇的小說比賽,
  不過那年我執筆未遂:寫到一半不想寫,或者說是寫不下去

  並不是沒梗繼續寫下去,是因為我在截稿前一天才動筆,當然寫不完啦XD
  所以我在莫名其妙中斷的小說後面,寫個「待續」,
  哪有小說比賽還在待續的啦!會得獎才有鬼XD

  高三那年,
  總覺得自己的文字在校內小說這種小型比賽總能拿點成績才對,
  也該在畢業前留下些什麼,所以準備認真寫一篇小說,
  這次我記取教訓學乖了,
  並不是提早開始寫,我依然在截稿前一天才執筆XD
  而是我把小說篇幅大幅縮短到五張稿紙以內的極短篇讓自己能寫完XD

  幾個月後,伴隨著校刊發行的頒獎,
  在升旗前的廣播中聽到自己得了全校第二名的消息,
  到了升旗台,才知道第一名從缺。

  我想大概是因為我那篇小說太怪了(我自己也知道),不適合拿第一名,
  其他參賽者又沒比較好,所以才出現這種結果吧。
  (我的小說印在校刊上只有三至四頁,其他人都十幾至二十頁...)

  因為當時跟朋友正在做螢火蟲復育的專題,
  所以小說的主角是一隻螢火蟲和蟑螂,
  他們的名字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席維斯和史特龍

  還記得校刊發行後,
  我放學坐在學校操場還被人指著頭說:那篇鬼東西就是他寫的啦!

  等等,離題了,
  那篇小說的後續效應可能又能打成獨立一篇網誌,
  我現在想睡了,改天有機會再講。

  
  總之,
  每次發表作品,尤其是系列作,
  總是花去我很多時間,
  晚上七點打開BLOG開始寫,
  總覺得九點前就能結束去做其他事。
  等到打完按下發表回過神來,往往都是半夜十二點或是凌晨兩三點。
  
  雖然我完全不覺得時間已經經過這麼久一段。

  應該頂多只過兩個小時吧?
  常常一邊看著時鐘一邊覺得莫名其妙。

  在進入以文字構築進行的世界時,
  精神的時間和實際的時間似乎總是分開進行?



  所以,我假如在容易被打擾的時間進行文字化的工作,
  一中斷就可能又要等待好一陣子才會開始繼續。


  而我,又不是那種很認真工作或很認真玩的類型,
  無時無刻不是三心兩意。


  就跟開頭這張照片一樣,
  在個別的符號(文字)以現實世界足堪辨識的語法(句子)拼湊完成影像(文章)之前,
  持續地以這樣渾沌的姿態存在著。

  或許也有人會欣賞這樣曖昧不明的姿態,
  但這種形態尚未能產出於世間啊,
  只能毫無作用、沉默地在世界的另一面等待著。
  (或許是在那世界的邊緣焦急地等待也說不定)



  而我,或許是將這些東西引渡到這世界的人裡面最糟糕的類型:
  什麼時候會將未完的作品繼續完成至足堪辨識的樣貌似乎從來沒個準。

  既跟時間充分與否無關,也跟心血是否來潮無關。




  所以,
  總是,

  執筆未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